外资银行在中国的绩效与布局

  外资银行进入我国可以追溯到一百多年前,但在改革开放以后,外资银行在中国才得到新的发展。近年来随着我国经济的飞速发展,外资银行争相进入中国市场。本文对新时期外资银行在中国的绩效与布局进行了分析与探讨。 
  关键词外资银行;中国市场;绩效;布局 
  中图分类号F83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1-828X(213)8–1 
  外资银行对中国市场充满憧憬。中国已经成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因贸易、投资所衍生的相关金融业务着实吸引人;同时人民所得增加与高净值客户全球增长最快,自然带来可观的零售金融、财富管理与私人银行业务。然而是否表示外资银行在中国都能大展鸿图、获利丰厚?此问题的答案“如人饮水,冷暖自知”。 
  一、绩效不如本地银行 
  国内的外资银行,包括外资独资银行、中外合资银行(合称为外资法人银行)与外资银行在国内设立的分行。自从26年底外资银行管理条例出台后,许多在国内耕耘已久的外银分行,纷纷改制成独资子行。 
  截止去年底,总共有39家外资法人银行,下设247家分行及附属机构,以及约有38家支行。其中,排名前五的外资法人银行资产均超过人民币1亿元,达到国内股份制商业银行的水平。 
  然而外资银行资产占国内银行业资产总额的比率却在下降,27年该比率曾为2.36%,随着全球金融海啸,已经中央政府砸下4兆亿人民币救市,加速本地银行业的发展,29年该比率下降至1.7%,212年则略升至1.87%。外资法人银行在中国经营困难点在哪? 
  首先,由于211年底须符合贷款与存款余额的比率不得超过75%的规定,外资法人银行业务的发展受到限制。虽然上述存贷比率是用于国内本土银行业,然而外资法人银行起步晚、分支机构有限,无法象本地银行在吸收存款那样便利(国内的银行口诀是存款立行),因此可以从事贷款的能量自然受限。 
  其次,外资法人银行的经营成本较高。外资银行法人银行设立一家分行应有总行拨人民币1亿元的营运资金,拨给个分支机构营运资金总和,不得超过资本总额6%。因此,随着分支机构的设立,所需投入资本越高。 
  外资法人银行的资金来源问题,除了吸收存款的限制外,我国金融同业拆借资金成本高,而国外拆入款(即外债,主从国外母行拆入)目前仍受到严格限制,因此外资法人银行的资本投入会较高。 
  随着业务、网点的扩张,外资银行遇到人员高流动、薪资飞涨的挑战。另外,外资法人银行在国内普遍遇到较长的审批与开业的等待时间,而且受较多主管机关与存在潜规则的影响。 
  外资银行因设立期间较短与业务范围的限制,使其获利表现不如本地银行。而且,由于外资银行投入资本较大,其净值报酬率落后于国内本地银行的幅度。27年到212年外资银行的平均资产报酬率(税后利润/资产)为.61%,国内本地银行业整体平均为.93%。27年到212年外资银行的平均净值报酬率(税后利润/净值)为5.92%,国内本地银行业整体平均为15.6%。 
  虽然很多外资银行宣称发展财富管理、私人银行业务。然而目前其主收入净额的来源仍是净利息收入(约占七至八成),而非手续费与佣金收入。 
  展望今年,中国经济成长趋缓,某种程度影响外资银行的发展。再者我国银监会与财政部求银行业对贷款总额的2.5%计拨备,而且正常授信资产计拨备1.5%,可见我国主管机关对于授信风险的重视。 
  外资银行在中国的获利表现,目前并未如他们所想象的那样优秀,仍属于赚辛苦钱的阶段,或许外资银行需长期的布局,并着眼于未来的发展潜力。 
  从银监会公布的最新数据不难看出这一点。截至212年底,外资银行各项贷款余额1.4万亿元,市场占比从211年的1.68%下降至1.54%;各项存款余额1.43万亿元,市场占比从211年的1.59%下降至1.51%。 
  不过业内人士认为,虽然212年外资银行在华利润普遍缩水,市场份额也没有升,但外资银行仍看好中国市场,其在华扩张步伐并不会停止。 
  二、布局需细心、野心 
  国内银行业的商机看似无穷,但汲取时却有真实、也有梦幻。因此,面对此诱惑和挑战,外资银行的布局需细心、也需野心。大型亚洲银行的策略比较多元与渗透,而有些银行则侧重特定的目标市场业务,而非仅经营网点与规模的升。外资法人银行在中国的布局已经逐渐有层次之分,汇丰、东亚、渣打、花旗在中国逐渐建设完整金融服务的体系,包括企业金融、消费金融、贸易融资、财富管理与私人银行。 
  以今年6月份的资料看,汇丰在中国有28家分行、91家支行,并发展村镇银行,以及参股交通银行、平安保险与上海银行,且与参股银行合作发行信用卡。 
  东亚银行在中国有23家分行、82家支行,并且独立发行信用卡;渣打在中国有2家分行、61家支行,并参股渤海银行;花旗在中国有13家分行、36家支行,并发展村镇银行、参股经营广发银行,并独立发信用卡。 
  况且汇丰、渣打、花旗棘突都已在国内、香港、台湾设立子行,尝试为两岸三地金融需求踢狗完整的服务体系。除上述的在中国国内的子行,汇丰在香港有148家分行、在台湾43家;渣打在香港有54家分行、在台湾有9家;花旗在香港有43家分行、在台湾有65家;东亚在香港有87家分行。 
  再者,摩根大通、摩根士丹利与USB集团利用其专精技术,在中国发展公司融资、投资银行或私人银行业务,他们在中国的布局是在精不在多。亚太地区银行因其母国与我国有紧密的贸易、商业、投资关系,而到我国发展银行业务,如日本、韩国、澳洲银行业等,实际案例是韩国友利银行在中国有1家分行、2家支行,税后利润占资产约1%左右的绩效。 
  为了拓展业务,深化中国市场,发展国企客户是大型外资法人银行去年的策略重点,他们从服务外资企业和中小企业开始,拓展至有规模的中国本土公司,而且这些公司是有国内和国际发展的明确目标,使得外资法人银行可供差异化的服务。例如一家大型国企在海外经营规模扩大,其国际现金管理将倾向由一家具备全球网络的大型国际银行来负责。 
  由于外资法人银行对单一企业客户的贷款规模不能超过资本的1%,对单一集团酷虎不能超过资本的15%。大型国企求的授信规模动扎几十亿元、几百亿元,资本掣肘发展大型企业客户,这或许是大型外资法人银行从前年开始进行增资的原因,渣打在211年9月增资人民币2亿元,使得资本变成17亿元;汇丰也在那时宣布增资28亿元,使得资本变成18亿元。 
  进军中国村镇银行被认为是赢得我国银行业监管者青睐的一种方式,国内的监管当局一直在大力推动与给予设立的优惠,汇丰是外资银行进入村镇银行的先驱,其第一家村镇银行于27年12月在湖北随州市曾都区开设,截止去年底,汇丰村镇银行已经有12家,加上下属支行共有2多个网点。 
  由于外资银行进入我国市场的经验,首先是随我国监管政策循序渐进,但兼具大胆创新,才可把自己的优势与中国市场结合,更重的事将本身业务和我国金融改革连在一起,有利业务发展和强化自身地位。 
  翻看外资银行在华大事表也不难发现,外资行在中国仍是动作频频。如东亚中国近期就获批筹建深圳前海支行,这标志着东亚中国可能成为首批进军前海深港现代服务业合作区的外资银行。 
  总之,从前希望通过资本投资来跨越式发展的外资银行,正在充分发挥优势,弥补劣势,觊觎着广大的中国银行市场,他们开始调整发展模式,仍将中国市场视为全球重市场之一。